网站 >> 论文著作 >> 文章内容

王成荣中西医学结合临证思维模式概述

日期:2013-12-27 来源:全国名老中医王成荣传承工作室 作者:全国名老中医王成荣传承工作室 阅读:263
 

——王辉皪1 严春玲1 陈淑涛2 董岷1 曹亚芳1 魏智慧1

引言    王成荣为四川省中医药科学院中医研究所·四川省第二中医医院妇科主任医师、研究员,享受国务院政府津贴专家,2006年获“四川省首届十大名中医”称号,为国家“十一五”科技支撑计划“名老中医临床经验学术思想研究”项目的研究对象。王老为全国首批西学中学员,曾获卫生部“发扬祖国医学遗产”金质奖章。由于其个人的学习和工作经历,王老在从医57年间长期致力于临床中西医学结合的探索,力主倡导、推广中西医结合诊治疾病的临床思维模式,文章就此作一阐述。

 

关键词    名老中医  王成荣  学术思想  中西医学  临床结合

倡导“中西医结合”已有50余年历史,尽管迄今尚无能为医学界普遍认同之科学的权威界定,但中西医学相互渗透和优势互补兼用于临床诊治、康复与预防的学风,在一些西医和中医同仁中业已客观存在。对此,从事中西医诊疗工作的王老认为,中西医学在疾病诊察、诊断、治疗三个环节合理的两相结合,能更有效应对复杂多变的情况,或更有效解决某些临床问题。

 

1.病情诊察以中医四诊结合西医检测    在疾病诊察过程,以中医理论指导下的中医诊法收集病情,同时恰当运用西医检测技术,获取尚无表征的体内或微观的疾病信息,不仅有助于全面掌握病情,且可作为四诊的补充而给辨证论治提供更有利的信息参考。

采用望、闻、问、切四诊或通过望、扪、叩、听兼实验室等辅助检查收集疾病信息,是临床中西医区别的特征之一。诊察疾病的方法,可直接影响中医辨证

论治的成效。若以历史发展的眼光看问题,在中医学尚处于科学技术落后的时期,在没有其他方法可以借鉴情况下,四诊的确是了解病情、认识疾病、指导治疗,甚至是判断预后的唯一手段,无可替代,不可或缺。

不过当人类社会进入二十一世纪的今天,医学科学技术以日新月异的速度发展进步,早与落后的远古不可同日而语。当今已有许多适用于临床诊断的简便、精准之理化检测方法可以借鉴。若仍仅以四诊察病,凭有限的宏观临床信息认识疾病,在很多时候对源于性质迥异的疾病之相同症状(异病同症)的鉴别显然难以为济。以妇科疾病常见症状阴道出血、白带增多、下腹疼痛或包块的诊断和鉴别为例:无症状盆腔包块非妇科内诊和B超等影像检查不能发现,更难判定良恶属性;缺乏器械帮助,传统望诊不能深入观察生殖道内情况,阴道出血不能落实出血位点;不借助实验室检验、病理学或内窥镜检查,对阴道异常分泌物很难区别是生殖道感染、肿瘤或其他疾病;急性腹痛如无腹部望、扪、扣、听及双合诊检查,不配合必要的化验和影像辅助等检查,肯定难以鉴别感染、包块扭转、异位妊娠或卵巢破裂内出血等危重疾病。此外,门诊常见的闭经、不孕、反复流产,等等病症,亦非不用借助相关检查便能明确真实病因。

显然单以四诊认识疾病的局限性将制约辨证论治的效果,也难察潜在危机。如以四诊察病同时恰当采用现代诊断检查技术,在充分了解疾病性质及病情严重程度基础上辨证论治,既有助于临床治疗,又可做到心中有数,以防不测。这在病家维权意识增强,医疗纠纷时有发生,医患关系较为紧张的当今尤其值得重视和提倡。

2.临床诊断以中医辨证结合西医辨病    核心问题是在中医诊治流程中博采西医学诊断分析的思维方式,增加鉴别诊断环节,以判别同证之异病,了解不同性质疾病发展规律和转归。

临床诊断采取辨证抑或辨病的方法,是临床中西医区别的又一特征。西医学的“病”是对不同病种全过程的各自具有之特点与规律的概括;而“证”是中医学对临证当时疾病表现的症状舌脉所反映的的病性、病位、六淫七情病因病机等的综合判断。“病”所反映是贯穿其始终的根本矛盾;“证”所反映的是辨证当时患者四诊表现的分析归纳的结论。“病”反映不同病因引起的特异性反应,体现疾病的个性;而“证”反映各种致病因素所引起的非特异性反应,更多体现疾病的共性。显而易见,辨病是对疾病进行全程鉴别,了解其各具的基本矛盾;辨证是对疾病进行动态观察,掌控某时段的主要矛盾。

中医学认识疾病以辨证为中心。由于临床不乏同病异证、异病同证甚或有病无证的现象,辨证虽有由搏返约,执简御繁的优势,但“证”只是反映各种致病因素所引起的非特异性反应,更多体现疾病的共性,不能反映不同疾病不同的发生、发展规律和结局由于中医学多以主症命名为诊断的“病”,属宏观的“病类”诊断,其实是需要进一步详加鉴别的多种疾病的同一症状的归类,并无助于了解不同疾病各自具有之性质与特点,可以说对辨证论治助益不大。而且其中不乏诸如生殖道肿瘤之类阴道出血,显非口服给药为主要疗法的适应症;无论其辨证论治如何无可挑剔,也是难收确效的。因此,博采西医对疾病诊断之所长,以辨病先于辨证指导治疗,应是临床诊治的重要步骤。故主张辨证施治前,先以西医诊断辨识反映不同病因引起的特异性反应的疾病病种。在了解其病因、病理或病理生理特征以及特有的发生发展规律与预后情况下,再据中医理论辨证、立法、组方、遣药。这样既不悖传统中医理论指导下的中医药治疗,又使临床医疗更有预见或更有疗效。

采取中医辨证结合西医辨病的诊断模式,不仅有利于针对不同病况选择最恰当的治疗方案,同时也为辨证论治提供参考;不仅有利于增强医疗预见性,评估预后,防范医疗纠纷,也有利于经验总结和科学研究,促进中医学术的发展和国际交流。

3.临床治疗不囿于单纯中医或西医思维    救治病人,恢复健康,提高患者生存质量和预防疾病乃医学之宗旨。临床是以获取最佳疗效为目标,选择恰当方法有效解决问题是医生的职责。就治疗方法而论,中西医学各有所长,各有其最佳适应症。在客观评估前提下,临床若合理适度选择,可获优势互补之效而更有利於患者。因此,王老主张临床治疗应不囿于单纯中医或西医思维,选取优胜方案应使之成为趋势,甚或形成某些病种的诊疗常规。

如何选择或中、或西、或中西并举的治疗方法,王老认为应以是否能获取最佳疗效,是否最有益于患者,是否最节约医疗成本为标准。以不孕症为例,在病因诊断基础上,针对不孕患者具体情况,综合分析其疾病性质、病程、患者年龄、经治过程及配偶状况,权衡中医或西医不同治疗的临床效果与利弊,评估其是否须借助辅助生殖技术或手术方能解决问题,是否适宜保守治疗,是否属于中医药或西医药适应病症,是否为单一方法不能奏效而需综合手段处置等情况后,选择对当事患者最适宜的治疗方案……。王老主张在明确西医诊断前提下,根据疾病性质和病程的不同阶段,考虑病人利益和愿望,首先采取单一中医药辨证论治。如有明确指针,则选用单一西药或手术治疗。只有在单用其中之一法不能完全解决问题,如疗效不佳或存在复发倾向情况下,才适当联合应用中西医药。即便如此,仍须明确主次,严格遵循先中后西,能中不西,衷中参西,中西联合的思路选择治疗方案。

择优选取中西医治疗方法,不仅有利于提高临床疗效,节约医疗资源和降低费用,也有利于临床经验总结,促进中医妇科学术发展。

3.避免不合理的中西医药并用    中西医药联合应用,必须强调合理恰当。反对不考虑客观需要和是否具备适应条件,违背医疗原则的随意并举。诸如不视具体情况皆施以化验和影像等辅助检查,处方不遵循中医学辨证论治原则而以西医诊断为据,不以中医药理论而以实验之药理结果指导组方遣药,无论病情是否需要均予多种中西药联和或多重治疗手段并用,等等,皆属中西医不当并举的例证。中西医学各有所长,临床联合须持科学的态度,以优势互补为目的。若非病情需要,不权衡利弊,不恰当的中西医药并举,非但无助于治疗,反增病家经济负担,造成医疗资源浪费,甚或可能导致不良临床问题。

综上,王老主张中医临证须立足以望、闻、问、切诊法采集病情,并合理结合西医检测技术,获取尚无表征的体内或微观的疾病信息,作为四诊的延伸和补充;用西医辨病的方法鉴别同证异病,识别不同疾病的性质及发展规律,判断预后以防不测,并据以选择最佳治疗方案;强调不囿于单纯中医或西医思维,而宜以各取所长,优势互补的方法解决问题提高疗效。中西医结合诊治疾病的临床思维模式值得提倡,但反对无条件的中西医药随意并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