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 >> 论文著作 >> 文章内容

更年期综合征辨治思考—王成荣临床经验介绍

日期:2013-12-27 来源:全国名老中医王成荣传承工作室 作者:全国名老中医王成荣传承工作室 阅读:277
 本文由国家“十一五”科技支撑计划“名老中医学术思想、临床经验研究”项目支助。

 

——王辉皪  严春玲  陈淑陶

四川省中医药科学院中医研究所(四川成都610031

王成荣系四川省中医药科学院中医研究所(四川省第二中医医院)研究员,为国家“十一五”科技支撑计划“名老中医临床经验、学术思想传承研究”项目的研究对象。从事临床工作五十余年,王成荣老师对妇科疾病诊治积累了丰富的经验,本文就其对更年期综合征的中医药辨治见解作一介绍。

1. 更年期期综合征与绝经前后诸证    更年期综合征(围绝经期综合征)指妇女在绝经前后,由于卵巢功能衰退的内分泌变化致植物神经功能紊乱,出现血管舒缩综合征为主,或伴有神经、精神症状的症候群。虽然业界常有将西医更年期综合征视同中医绝经前后诸证,但两者并不能等同。第一,更年期综合征是在特定生理阶段许多病例观察统计基础上,确证有共性特征表现的一种综合征。而绝经前后诸证并未见于中医古籍,亦难查见确切的相关病症,甚至1959年出版之《简明中医妇科学》1亦未涉及。绝经前后诸证始名“经断前后诸证”,首见于1964年出版的“中医学院试用教材”《中医妇科学讲义》。2)。从其命名和相关内容看,是对更年期综合征在一定程度上认同和借鉴。但却是在中医学基本理论指导下,对包括更年期综合征和也常见于其他年龄段的一些症状作了辨证论治的理论表述。可以肯定这是对传统中医妇科学有所发展的一种尝试。第二,绝经前后诸证的症状可以作性质迥异的分类,或呈阴虚或呈阳虚,因而多以肾阴虚和肾阳虚两类证型分而论治。但更年期综合征则不然,以轰热阵汗为标志的症候群与绝经前后诸证相比对,似较符合其阴虚证而与阳虚证相去甚远。换言之,更年期综合征只能归属绝经前后诸证中之阴虚证。

2.更年期综合征辨治

2.1病因病机    肾虚与肝旺在更年期综合征同时并存,病性为虚实夹杂。

2.1.1肾虚是病理生理基础   《素问·上古天真论》关于人体生长发育的论述不仅概括了男女两性生长发育和生殖能力的演变,阐述了导致机体由盛到衰的本质,同时也表明女性生殖由肾气盛,天癸至,任通冲盛过渡到任脉虚、太冲脉衰少,天癸竭而自然经断绝育的过程,如从齿更发长,真牙生,筋骨坚,身体壮盛到面始焦,发始堕、白,终至衰老形坏的生理代谢演变过程,属自然规律,不可抗拒。不过,断不可以此推论妇女年届七七,必然会因肾虚而生殖由盛趋衰致病。否则不能解释为何30%左右的更年期妇女不出现相关病症。原因就在于更年期期综合征不同于六淫、七情所致之疾病,其发生、发展和转归与自身生理变化规律密切相关。在更年期,伴随天癸将竭,阴精渐虚,阴阳失衡多难避免。但由于机体自身存在平衡调节机制,如果失衡缓而轻,通过阴阳消长的调整,可有效重达平衡而不出现临床症状。故非病态之肾虚只是更年期综合征发生的基础。只有当生理变化骤急而自身适应与调节不及,失衡状态持久或程度较重并影响及其他脏腑功能时方导致发病。

2.1.2.肝旺是重要致病因素    肾藏精,主生殖;肝藏血,主疏泄,以调节血海周期性盈满溢泻。五脏中唯肝肾与女性生殖成熟、衰老密切相关,故更年期病症除肾外理当责之于肝。

肝肾同居下焦,虽乙癸同源,精血互生,两脏生理相互协调,病理相互影响,但肾肝又似母子,木得水濡养方能正常疏泄条达。肝体阴用阳,女性在经历生育期经、孕、产、乳后易见(处)阴血不足状态,至天癸将竭或竭时,便可由水亏及木,肝失涵养致疏泄失常。

肝属刚脏,性喜条达而恶抑郁,若遇情志不遂必致肝郁不舒,进而气滞血瘀,或郁而化火生风,或肝阳上亢。大多数妇女由于缺乏更年期相关知识和充分心理准备,当出现月经紊乱、精力减退等状况时常难以接受,容易产生紧张、焦虑甚至恐惧情绪。更年期也是易于受到来至社会与家庭、人际与经济、婚姻与情感等诸多事件或因素困扰的时期。如果压力过于强烈或者持久不得有效排解释放,情志成为致病诱因亦有可能。

2.2症候解析    更年期综合征是虚实夹杂之证。分析轰热阵汗、情绪异常、睡眠障碍及躯体不适等临床症状,明显具肾虚与肝旺症候并存的特征。若只是肾阴,则可见阴虚生内热的发作有时之潮热出汗、盗汗、手足心热;心肾不交则心悸易惊、失眠多梦;肾不生髓养脑则精力不集中、记忆减退、健忘或恍惚;肾虚精亏或耳聋重听或耳鸣如蝉;肾不主骨则腰酸膝软……但不能合理解释本病特有之轰热阵汗。只有水亏肝失涵养柔润,致木旺化热生风方可出现发无定时,忽现忽消之轰热阵汗,酷似“善行数变”风的特征表现。肝郁不疏则情绪低落、莫名伤感;肝郁化火则心烦易怒,焦虑不安;肝阳亢旺则头痛眩晕、耳如雷鸣;肝风内动则觉皮肤蚁行;气滞血瘀,经脉欠畅可致四肢百骸失血濡养而见局部麻木或肌肉疼痛等感觉异常……

2.3治法与方药    辩证要点为轰热阵汗。针对发生机理和虚实夹杂特点,按照《难经》据五行生克规律提出的“虚则补其母,实则泻其子”治疗原则,采取补虚与泻实并用:补北以滋肾阴而涵敛肝气,泻南以清心泻火速平肝阳而息风,从而调整已紊乱之脏腑关系,达到纠正阴阳失衡之目的方用《兰室密藏》当归六黄汤(当归、生地黄、熟地黄、黄柏、黄芩、黄连、黄芪,前5味药等量,黄芪加倍)。针对绝经前后本虚的生理特点,应用时常将药量作适当加减:生地黄20g、熟地黄20g、当归5g、黄芪30g,滋肾阴养肝血;黄连10g清心以助泻肝;黄芩12g、黄柏15g,协黄连而清上、中、下焦,直折火势,轰热阵汗自可减消。伴汗多者可加浮小麦30g或麻黄根10g;失眠者可加酸枣仁20g,首乌藤60g;心悸可加柏子仁20g或苦参12g

3.验案举寓

周某,47岁,于2008125日就诊。诉频繁轰热阵汗1月余,每次持续约2分钟,白天尤甚,夜眠浅,易醒,食纳正常,二便调;舌尖偏红,脉偏沉小。初潮11岁,周期25天,经期5天,经量中,(既往月经规律,近年偶延后,LMP 08.11.3G4P1+3,无结核、甲亢等病史。妇科检查与阴道B超示无异常。诊断“更年期综合征”,辨“水亏木旺”证,治以泻南补北,方用当归六黄汤:生地黄20g,熟地黄20g,当归5g,黄芪30g,黄芩12g,黄连10g,黄柏15g6剂。

服药数日诸症消失。

参考文献

1.南京中医学院妇科教研组·简明中医妇科学·上海: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1959

2.成都中医学院主编,全国中医教材会议审定.中医学院试用教材重订本·中医妇科学讲义.上海:上海科技出版社,196460-62.

作者简介    王辉皪,成都中医学院七七级毕业生,四川省中医药科学院中医研究所妇科主任中医师;四川省中医药学会妇科专委会副主任委员,四川省中西医结合药学会妇科专委会副主任委员;国家“十一五”科技支撑计划“名老中医学术思想、临床经验研究”项目纵向课题“王成荣学术思想、临床经验研究”课题负责人。